福建一网

搜索
查看: 28|回复: 1

无言 s2uybaou

[复制链接]

9万

主题

9万

帖子

28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282661
发表于 2017-4-21 08:47:5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“坤哥,你听说过这句话吗?绿茵场就如武林江湖,有的人名门正派,有的人剑走偏锋。我觉得因扎吉就是这样一个,虽然速度、身体、技术都不算一流,但是偏偏就能靠所谓的‘嗅觉’进球如麻。”   

  我听了不禁噗嗤一笑,说:“你特么不就是一个剑走偏锋的人吗,平时看就一闷葫芦,还真不知道你大一的时候是怎么拿到征文比赛一等奖的。”   

  这就是我的室友,他的名字叫吴言。   

  吴言个头不高,一头短发,戴着一副黑框眼镜,给人一种挺稳重的感觉。人如其名,名副其实,吴言平时沉默寡言,问一句答一句,你不问,他甚至可以一天不说一句话。   

  所以,当得知他得了学校征文比赛一等奖时,我脱口而出:“闷声发大财!”   

     

  而我的另一个室友,李思嘉,是一个高富帅,性格外向,心直口快,平时我们都叫他“思聪”。   

  思聪和吴言,性格上可谓是走了两个极端。   

  对此,思聪曾经私下里跟我说过,他是打心眼里看不起吴言,怀疑他是不是人格有缺陷。我说:“也不能这么说吧,毕竟每个人性格不一样。”   

  思聪的想法虽然不对,但我其实也挺理解他的。试想,一群人在一起,你是愿意跟那些侃侃而谈的人玩,还是和那些不爱说话的人玩?我想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前者。然而对于这个问题,我个人的答案是:和聊得来的人玩。能够和你聊得来的,可能他平时是个不爱说话的人。   

     

  我和吴言就是因为聊得来而成为朋友的,因为我俩都喜欢足球,天下球迷是一家,尽管我是曼城的球迷,而他喜欢曼联。   

  那天,我和吴言到场上踢野球,我穿着一件阿奎罗的浅蓝色球衣,他穿的是一件范佩西的深红色球衣。球场上人挺多的,大家又互相都不熟悉,不知道怎么分组。于是有人提议,深色衣服的一队,浅色衣服的一队,数了数,刚好九对九,完美。   

  可是这样一来吴言和我就不在一队了,他那一队的人我们都不认识,吴言就跟我嘟囔着说他不太想踢了。可是我很想踢啊,机智的我只能跟对面的一个大叔说明了情况交换了一下球衣,于是顺利开踢。   

  夏天天气炎热,酷暑难耐。不一会儿,传说中“足球场上最严重的受伤”发生了——大家都在场边休息,众目睽睽之下,红色五月·爱心传递一位队友的女朋友款款走来,给他递来了一瓶矿泉水。   

  单身的我们看着这幅画面,就像一群狗看着主人吃饭也想吃,却只能趴在那里干瞪眼。   

  唉,感觉好受伤,没想到这种事还真发生在我身上了。   

  我说:“看看,看看人家的女朋友。”   

  吴言随即就是一句:“说得好像你也有女朋友似的。”   

  我说:“唉,你看看,思聪也有女朋友,刘斌也有女朋友,咱宿舍就咱俩没女朋友了。可是好歹我努力地在追啊,你特么追都不追,想什么呢?”   

  吴言无言了。   

  后来一想,我也是挺理解他的,就他那性格,除非天上掉馅饼了,不然怎么说呢,注孤生吧。   

     

  然而吴言并不是没有喜欢的女生。作为吴言在大学里最好的(可能也是唯一的)朋友,我也算知道一些他的“秘密”。   

  吴言喜欢的女生叫徐亦灵,是社会学院的一个学霸。他们就是在征文大赛中认识的。当时比赛的方式比较特殊,为了决出“特等奖”,组委会邀请了所有五位一等奖获得者进行现场作文,而徐亦灵就是最终的特等奖得主。至于吴言,据说他在现场作文实在是太紧张了,半天憋不出一个字来,最后的成绩可想而知。   

  当天赛后已经是傍晚了,组委会校写作社的干事们邀请五位一等奖聚餐。席间得知,吴言的作文题目是《我想成为他那样的人》,而徐亦灵的题目却是《我就是我》,对此,大家开了好一阵玩笑。   

  虽然挺尴尬,但吴言跟徐亦灵,就这样一回生二回熟了。   

     

  虽然吴言曾经明确的跟我说过他喜欢徐亦灵,但每当我问到他们的关系发展的怎么样了,他都是说:“不怎么样。”这让我十分来气。   

  既然喜欢,你特么就去追啊。然而即使在路上偶遇徐亦灵,吴言甚至还会刻意躲着她。   

  有天晚上,我们全班去南京路聚餐,顺便夜游外滩,碰巧遇见徐亦灵和她一同学。天赐良机啊!我生拉硬拽带着吴言走过去,喊了声:“徐亦灵,真巧,出来玩啊?”   

  “嗯。你是?”   

  “哦,我吴言室友。”我指着身边的吴言说。   

  “嗨~”吴言和徐亦灵招了招手,异口同声地说。   

  “真巧。居然在外滩的茫茫人海中还能遇见你。”徐亦灵如何治疗白癜风我应该怎么办微笑着说。   

  “哈哈,是啊,今天我们班级聚会,那我们先走啦,你们玩。”   

  “嗯,好吧。”   

  说完便各自走了,只剩下麻木的我没有了当时的热血......   

     

  事情终于在那天晚上迎来了“微妙”的变化。   

  那天,大伙儿在宿舍里都准备洗洗睡了,思聪突然拿出一封封好信封的信,递给吴言,说:“这是我写的情书,你能帮我转交给徐亦灵吗?明天你们不是有一节通识课在一起上吗,我跟她平时又见不上面,谢啦!对了,千万别说是我送的啊!”   

  我跟吴言,两脸懵逼。空气中氤氲着尴尬的气息。   

  我缓了缓神儿,说:“思聪,你不是有女朋友了吗?”   

  思聪说:“别提了!”   

  看来,他们应该是分手了。可是思聪怎么会喜欢上徐亦灵呢?甚至说,他们是怎么认识的?何况吴言的“秘密”我也从来没跟他提过。这些谜团,由于当事人都在场,为了不引发事端我也就没挑明了问出来。于是大家各自睡去。   

  自然,我心里带着一百个问号,久久不能入睡。最坏的结果是,莫非思聪知道了吴言的“秘密”,存心要跟他作对?不谁知道北京哪里治皮肤病治的好至于吧,真是细思极恐。   

  思聪心情倒不错,只听见他不停哼着歌:“曾沿着雪路浪游,为何为好事泪流,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......”   

     

  吴言,吴言,到底还是一个老实人,这要换成我早就跟思聪怼上了。谁想到,哦不,我能想到,他不但没说什么,第二天还真的把信交给了徐亦灵。   

  这下我就更加气不打一处来。那天晚上,也不顾面子了,我当着全宿舍的面对吴言说:“你这性格真的该改改了,小伙子,文章写得好有个屁用啊,你有什么想法你能主动说出来吗,不然遗憾一辈子的人是你。小伙子,你太内向啦。”   

  吴言依旧无言。   

  我以为思聪会附和我两句,毕竟我知道他平时也不喜欢吴言这样太内向的人。   

  思聪果然说话了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116

主题

4497

帖子

1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1281
发表于 2017-4-21 09:08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